中文 / EN
企業郵箱
【媒體關注】衆合科技:助力杭鐵移動支付全覆蓋
2018/05/17 1323 字號:

衆合科技,很多人都不熟悉。但說起它的前身,“浙大海納”很多人就會恍然大悟。現在,它隸屬于網新集團,屬于知名的“浙大系”。

 

依托于浙大的学科优势,节能环保和軌道交通是众合科技的两大重要业务。在很多领域,它在国内甚至全球都处于领先水平。

 

比如,它是軌道交通信号领域唯一一家非国有、非合资的民营企业,完成了国内第一条现代有轨电车、第一条无人驾驶单轨以及非洲第一条跨国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信号系统建设;

 

再比如,在節能環保行業,它的電鍍園區集中處理工程服務數量及運營管理規模均居國內首位;也是化工汙水處理領域的領頭羊。

 

它还有两个国家级的创新平台以及一个国家级产业服务平台,分别是和浙大联合申报并获得科技部批准的“国家列车智能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发改委批准的“城市軌道交通列车通信与机电控制国家地方联合实验室”及“城市軌道交通系统综合仿真技术服务平台”。

 

這俨然是一家所在行業的“隱形冠軍”企業、行業的國家隊。

 

科技改變生活,這句話在信息經濟蓬勃發展的杭州得到生動實踐。

 

從3月27日開始,市民和遊客可以從杭州任何一個地鐵站的任何一個閘機刷手機進出。杭州地鐵實現了移動支付全覆蓋。

 

這其中,有著支付寶、銀聯等企業的貢獻,同時還有一家低調的上市企業隱身其後,那就是來自濱江的高新技術企業衆合科技。

 

衆合科技爲杭州地鐵實現移動支付過閘貢獻了哪些力量呢?來聽聽衆合科技AFC(自動售檢票系統)事業部總經理吳海峰的詳解。

 

打造杭州地鐵移動支付“基石”

 

我們乘坐地鐵,進出站需要刷卡、刷手機,背後有著一個極其複雜的系統在支撐。這個系統叫做自動售檢票系統及線網清分系統(簡稱“AFC&ACC”)。

 

640.gif


目前,杭州地鐵的ACC系統和已經運營的地鐵線路的AFC系統都是由衆合科技完成的。

 

正是衆合科技將傳統AFC系統升級改造爲“互聯網+”地鐵票務系統,地鐵乘車二維碼和銀行IC卡才能夠便捷使用。衆合科技改進後的這個系統,可以說是杭州地鐵移動支付的“基石”。

 

這套系統在哪些方面有創新呢?吳海峰說,主要有兩大創新。

 

一是银联闪付。杭州地铁是国内第一个实现覆盖支持借记卡、信用卡及各种手机PAY和手表等智能设备,实现联机交易,账户延迟扣款业务模式的地铁线网。乘客持银行卡或移动终端(Apple Pay、Sumsung Pay、Huawei Pay)可直接刷卡进出闸机。

 

另一個是手機二維碼刷碼過閘。通過手機離線生成二維碼,是“互聯網+”地鐵票務系統在滿足地鐵票務政策下的業務模式創新,覆蓋線網所有車站完成對既有閘機設備改造。

 

據了解,乘客在杭州地鐵進站過閘時,銀行系統將向乘客發送按照最高票價完成的預授權金額;出站過閘後,銀行系統將向乘客發送本次乘車的扣款信息。如果乘車當日只有進站記錄而無與之匹配的出站記錄時,系統將采用強制預授權完成最高票價的方式扣除持卡人銀行卡上的余額。持卡人也可在7天內通過車站客服中心進行申述。

 

創新“互聯網+移動支付”

 

在互聯網不斷深入大衆生活的今天,作爲移動支付之城的杭州,杭州公共交通票務系統與“互聯網+”合作也走在全國的前列。

 

爲適應“互聯網+”背景下支付電子化的新趨勢,滿足乘客多元化購票需求,有效緩解乘客購票排隊及零錢兌換問題,2015年,衆合科技與市地鐵集團聯合銀聯、支付寶著手研究地鐵電子購票功能;2016年,衆合科技與杭州地鐵、浙江銀聯、支付寶強強聯合打造“智慧地鐵”實現電子支付購票、取票;2017年,再接再厲,研發成功更便捷的移動支付直接過閘方式,基于手機二維碼刷碼和銀聯閃付直接過閘業務,利用移動介質直接過閘乘車,省去乘客的購票環節,有效緩解購票排隊的擁堵,提升進出站的效率,優化市民的乘車體驗,並于2017年12月27日全線網試運行上線。

 

隨著互聯網生態的日益演變,現代化互聯網科技正逐漸改變著每個人的日常生活。近年來,移動支付融入到了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也成爲了當下最流行的全民支付方式,移動支付憑借著便利性、快捷性等特點和優勢,覆蓋了人們生活中的各個場景,無論是線上線下購物、轉賬、出行乘車、商場購物還是就醫繳費,移動支付幾乎通通都能搞定。爲了順應移動支付潮流,向市民提供更加便利快捷的乘車服務,地鐵AFC系統也在移動支付潮流中積極的進行改造、升級、創新。

 

吳海峰表示:“地鐵AFC系統的整體架構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基本上已經穩定成型,現在真正的挑戰和創新主要來源于在線業務,例如,如何更好地進行‘互聯網+’創造;如何與支付寶、騰訊、銀聯等新的支付運營方進行深入合作。相當于從原來的公交卡,單程票等非在線業務的脫機交易轉變成在線交易,這是一個最大的趨勢。所謂的脫機交易是指公交卡、單程票直接跟閘機交易,閘機不需要連到後台系統。而現在支付寶,銀聯、微信等移動支付全都是要與後台相聯系的在線交易,這就導致未來中心整體的計算量會大大的增加。由此帶來的好處是車站設備現金模塊將來會越來越少,從而減少了很多的運營成本。傳統現金模式的AFC設備維護成本高,采購成本也高,目前AFC系統的運營人員大都分是進行維護設備,換票箱、錢箱的運維工作,如果采用在線交易無論是人員還是維護成本,都會大大降低。”

 

640.webp (6).jpg


AFC系統的創新變革者

 

在地铁各项专业系统中,自动售检票系统(简称AFC系统)是軌道交通的“窗口”系统,其主要作用是为乘客提供快捷、简易的购票服务,同时它还可以完成地铁运营的车票制作、售票、检票、财务、统计分析、数据挖掘、决策支持等全过程的自动化管理工作。它不但为乘客提供自动售票和自动检票服务,也为軌道交通运营公司的科学管理提供可靠的数据。吴海峰向记者介绍:“目前众合科技的AFC系统广泛应用于南京、杭州、苏州、宁波、武汉、天津、南昌、成都、淮安、石家庄等多个城市的二十多条軌道交通线路,累计服务车站超过400个。”谈到众合科技AFC系统在发展应用中遇到的挑战时,吴海峰表示:“公司在AFC系统领域起步得比较晚,2007年才开始进入该领域,但公司依托浙江大學进行了各种新科技的研发,其实在发展中面临的挑战也是创新的机会。”

 

首先在AFC系统架构方面,吴海峰透露:“AFC系统共分为车票、车站终端设备(SLE)、车站计算机系统(SC)、线路中央计算机系统(LCC)、軌道交通清算管理中心计算机系统(ACC)五层架构。经过多年的实践经验,我们在架构上进行了一些创新,比如,在浙江温州的市域铁路上独创了AFC系统技术四层架构方案,取消了各线路中心系统,我们负责整体架构的设计和开发;在武汉,我们实现了武汉地铁线网唯一的多线路控制中心(MLC),接入 3号线、6号线、7号线;在南京地铁,我们配合运营管理需求,设计开发了区域控制中心(ZLC),并接入S1、S9、S7等线路。”

其次,在与互联网相结合方面,从2006年开始,包括支付宝、微信、银联、纷纷涉及参与AFC的业务。吴海峰表示:“我们在杭州、成都、天津等軌道交通ACC系统以外,分别建设了地铁在线业务电子支付平台,AFC多元化支付系统,互联网购取票系统等,目前均已成功上线。电子支付方面,我们有业内比较领先的技术,新的电子平台相当于把原来非在线业务归既有ACC系统,而新起的在线支付手段,则可以用电子支付平台直接进行支付验证,如购取票,过闸等。”

 

“十三五”期间,軌道交通建设是国家重点投资和发展的产业之一,我国城市軌道交通的建设将迎来高峰期,众多省份及地区均大力推进本地地铁、轻轨等城市軌道交通的建设。众合科技通过不断的模式创新、管理创新,致力于成为各细分领域的领先者。目前公司在技术等核心竞争力方面的储备已趋成熟,正在驶入新的快速发展轨道。

 

在谈公司未来的创新目标时,吴海峰透露:“公司将会在两个方面进行创新开发,一方面与中国城市軌道交通协会合作,进行弱电系统的综合性‘云平台’研发,目前公司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配合进行了该平台的测试,并且测试已经全部通过,另一方面是在闸机的直接过闸上,未来将和腾讯等更多的支付运营商进行相关技术对接和应用开发。”

 

在公司AFC系統業務未來的擴展計劃方面,吳海峰表示:“目前公司項目主要集中在華東、華北、西南等區域,這些地方的市場是公司業務的重點,另外二線城市目前處于暴發階段,而公司主要業務也在二線城市,所以也將對二線城市的市場進行深耕發掘。”

 

引領AFC系統國産時代

 

AFC系统是軌道交通最基本、最重要的系统之一,也是国家重点要解决的三个国产化系统之一。我国城市軌道交通自动售检票系统和设备,最初从美国引进,近年来我国已进行了大量的开发和研制工作,提供了多种形式的产品,技术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国内軌道交通AFC系统的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而随着计算机技术和软件的发展,自动售检票系统需求量越来越大,如果采用进口设备,投资成本势必增大,因此国务院提出了軌道交通设备60%国产化的要求。

 

从1999 年开始,为降低城市軌道交通建设投资,提高设备技术水平,促进軌道交通产业发展,国家先后发布了一系列有关城市軌道交通设备国产化文件,提出城市軌道交通设备国产化的目标、方针、政策以及组织和管理办法。

 

吳海峰介紹:“AFC系統從上個世紀90年代由國外引入國內以來,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目前整體系統的國産化已全部都完成,但由于國內的價格競爭非常激烈,行業處于紅海的狀態。行業整體的從業人員,特別是計算機互聯網應用開發方面的技術人才缺乏,人才的競爭壓力很大。在這一方面,希望各家集成商維持一個良性的競爭體系狀態,維護好行業的基本面,避免人才的流失,這是我們整個行業的重點。”

 

2004年至今,中国城市軌道交通设备制造业得到了较快发展。城市軌道交通设施的设备综合国产化率基本达到了70%,自动售检票系统的国产化也不同程度地取得了进展。设备国产化水平提高后,设备的技术水平及城市軌道交通设施的建设运行水平也得到了提高,而设备价格和城市軌道交通设施建设投资、运行费用则大幅度降低。并且,随着新科技的不断发展,将来AFC系统技术的升级无可避免,行业也随着技术的升级而不断完善。

 

在行業的升級方面,吳海峰認爲:“未來AFC系統隨著軌道項目建設越來越多,開通的線路越來越多,在運營上的壓力會很大。AFC系統更多的要與資産管理相結合,因爲交付資産越來越多,與運營維護量、移動的運營維護等方面的結合緊密度會越來越高。對于我們集成商而言,則要加強對客戶本身的一些宏觀管理、精細化管理,了解客戶需求的敏感度,更好的將運營管理和資産管理相結合。換句話說,就好比原來是粗放式的大規模建設,現在建設完成之後,如何用更少的人做更精細的管理,這方面將會是行業升級的重點。例如,以前公司的業務是新線建設,接下來當建設高峰過去之後,可能有一半的線路在新建,而一半的線路在進行老線改造升級,當建設好的運行線路過了保質期以後,如何對這些項目進行維護;新的技術又如何對已有線路進行升級等,這些都是精細化管理需要考慮的問題。”

 

在AFC系統質量升級方面,吳海峰表示:“AFC系統經過了2013年到2015年的一波高峰建設期,在這期間有些個別項目的建設質量、系統質量還有提升空間。未來隨著運營壓力的越來越大,地鐵承擔公共交通的承載量越來越大,對設備可維護性、低故障率會提更多的要求。一個在新線路上進行系統質量提升,一個在老線路上跟隨運營做一些維護改造,這都是將來提升設備和系統質量的重點。”

 

在與互聯網相結合方面,吳海峰介紹:“與互聯網技術深度結合是未來地鐵AFC發展的重點,以前我們講AFC系統的發展時,更多的是在現金模塊如紙幣接收、紙幣找零、硬幣找零等方面的技術手段創新,但在這些方面的升級帶來我們的一是投入成本高,二是運營成本高。未來當非現金系統成爲主流,怎麽在以後面AFC系統裏面結合“互聯網+”的支付方式,應該是AFC系統的發展方向。

 

640.webp (7).jpg


來源:《天堂矽谷》